本溪供热网
 
首页 网站概览 企业介绍 政策法规 供求信息 技术交流 百姓生活 百姓论坛 取暖查询

17年我市供热企业已更换增值税发票,需要取暖费报销的采暖用户请沟通您的报销单位,明确...

 
 
>> 当前位置:流动新闻

大连首次立法听证会举行 讨论“供热用热条例”

发表日期:2011-11-21 | 发布人:大连晚报 | 阅读次数:2923

    


    交不交热损费正反方针锋相对

    我市首次立法听证会昨举行,讨论“供热用热条例”

    王文桐 市集中供热办公室主任

    刘忠伟 建筑工程师事务所大连分公司工程监理

    张芳 金桥伟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人事部长

    李洁 失业人员

    张勇 市委党校法学部副教授

    嵇山 瓦房店裕奉供热有限公司总经理

    韩涛 大连热电集团有限公司供热总公司副总经理

    王子正 东北财经大学法学院教学部主任

    (兼职律师 市政府法律顾问)

    刘家延 市公安局政治部退休干部

    俞文曾 中船重工船舶设计研究所退休高级工程师

    姜倩玮 大连北洋仪表工程有限公司 总经理助理

    袁晶涛 原三寰集团农垦建筑总公司总经理(退休)

    程全福 大连仪表仪器厂退休工人

    潘军 中海海运集团大连公司法律顾问

    《大连市供热用热条例(草案)》 立法听证会听证人名单

    刘文健 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

    陈正祥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

    曹宁波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资源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


    王连山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

    杜凤刚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制委员会委员、大连理工大学教授

    刘忠先 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我市首次立法听证会昨日举行

    令全市市民关注和期待的《大连市供热用热条例(草案)》立法听证会,于昨日上午在市人大机关如期举行。依照《大连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听证规则》选出的六名听证人(从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和有关专委会成员中确定),和14名陈述人、14名旁听人(持赞成意见和反对意见各7人,均从社会各界自主报名的62人中确定),成为自1986年市人大常委会享有地方立法权的25年来所举行的首次立法听证会的主角。这样的经历,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第一次,也是第一次参与和体验了我市的立法民主。市人大法制委员会环境资源城乡建设委员会的部分委员、部分市人大代表、部分市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列席了昨天的听证会。

    听证会的听证事项是《条例(草案)》中关于“用户未在规定时间内缴纳用热费用被供热单位停止供热,以及要求暂停供热的应当按照市人民政府的规定向供热单位缴纳热能损耗补偿费”的规定。这条规定涉及千家万户,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广泛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以体现我市立法工作的科学性、民主性。

    听证会共进行了三项议程,听取了陈述人的陈述意见;持赞成意见和反对意见的陈述人现场进行了辩论;听证人就有关问题进行了询问。整个听证会陈述人观点激烈碰撞,却又不乏理性,赞成方陈述人现场表示收热损费。反对方的一些观点也很有道理,而反对方也有陈述人表示即使收热损费也应该针对不同的停供户区别对待。

    听证会结束后,赞成方旁听人刘湛琛(市供暖集团董事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次听证会比我预想得要客观,反对方非常客观地在讨论问题,而且有些观点也是很有道理的。”反对方旁听人周永军(退休医务工作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立法这么重大的问题上,市人大采取听证会的形式,我觉得非常好,给老百姓提供了表达意见的渠道,是实事求是之举,同时也希望我们的听证会不流于形式。”

    本次听证会的主持人,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正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事关人民群众利益的问题进行立法听证,坚持走群众路线,直接听取社会各界意见,是人大民主立法的有效举措。我们认为,没有形式和程序上的民主也就没有或者难以保证内容与实体的公平与公正,采取立法听证会的形式其实就是要扩大民主,把民主建设再向前推进一步。”

    记者了解到,听证会后,市人大常委会将对会上的意见和建议进行汇总、整理、研究,并再次召开专题讨论会形成准确翔实的报告,为常委会第三次审议《条例(草案)》做参考。记者 王春燕


  听证会观点

    在昨天的听证会上,关于热损费该不该收取的问题,赞成方和反对方的观点可谓针锋相对。而记者发现,双方争论的焦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热能损耗到底存不存在?

    赞成方陈述人韩涛(大连热电集团有限公司供热总公司副总经理)认为:热具有传导性,在供热过程中存在用热户向停供户传递热能的现象。据专业人员测算,不同构造、不同位置、朝向的房屋间传热的量不同。2001年以后新建的节能房屋,一个周边都停供的用热户,其传递出去的热量要超过40%,室温下降4~6℃;2000年以前的老旧房屋,热量传递要更大一些,结果使正常供热的用户室温不达标。

    反对方陈述人姜倩玮(大连北洋仪表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认为:我们要质疑“热损耗”到底损耗在哪里?大家都知道,热源从供暖公司出来到住户家有很长的管线,这些管线经过室外寒冷的土地,到了住宅楼经过寒冷的走廊,我们想知道,从供暖公司的锅炉出来的温度是多少?到了住宅楼的温度是多少?到了住户家里的温度又是多少?这中间热能损耗了多少?相对于这些热损耗,停供户的损耗算得了什么呢?我认为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到底遵不遵循市场规律?

    赞成方陈述人张勇(中共大连市委党校法学部副教授)认为:用热方与供热方的关系,并不像普通的买方与卖方的关系那样“买一付一”般简单。原因在于,我们通常所说的“采暖费”并不仅仅指的是进入你房间里的热能费一项费用,它包括燃料费(煤炭或柴油的费用,约占52.91%,约合14.81元);水电费(热能载体的水和动力电的费用,约占7.49%,约合2.1元);固定资产折旧费(锅炉及管线设备的折旧费用,约占21.88%,约合6.13元);人工费(锅炉工及管线设备维修工的费用,约占6.01%,约合1.68元);供热系统维护费及其他费用(约占11.71%,约合3.3元)。其中有些费用是固定不变的,无论住户是否用热都要发生,停供就使这部分成本白白消耗了,所以供热单位需要在住户停供时收这部分费用。

    反对方姜倩玮(大连北洋仪表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认为:供暖公司与住户本质上就是一种供方和需方的关系,供暖公司所供的热就是一种商品。业户有权决定自己是否需要购买这种商品,也就是有权决定自己是否需要供暖公司的供暖。现在供热方式很多,业户有权决定选择其他的供热方式,比如以电、油、气等方式供热。就像我们到商场,可以选择购买任何商品,没有听说不购买某种商品而需要强制消费的。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条和第九条明确规定:经营者与消费者进行交易,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我国合同法中第十章就供用电、水、气、热力合同有专门的规定,供用热合同参照供用电合同的有关规定执行,但供用电合同没有规定不用电人要支付电损耗费。

  用热户、停供户利益到底怎样平衡?

    赞成方陈述人刘忠伟(建筑工程师事务所大连分公司工程监理)、张芳(大连金桥伟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人事部部长)二人都有因邻居停供家里供热温度受影响的亲身经历,下降的温度在3摄氏度左右。刘忠伟说:“我的邻居停供了,可他家室内温度在18℃以上,铺个电褥子就可以过冬了,每年省下几千块钱的采暖费,但是却损坏了我们用热户的利益,很不公平。”张芳说:“邻居尽管没有供暖也不住人,但是在供暖期他家依然吸纳着我家的热指标,侵害了我的利益。

    反对方陈述人姜倩玮(大连北洋仪表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因为家里有老人有小孩,不想等到11月5日才有暖气,也不想第二年4月5日就没热了,于是在家里装了家用锅炉自己供暖。她说:“我自己供的热也不比供暖公司供的差,而且时间还更长,凭什么要收我的热损费呢,我没给邻居造成任何损失呀。”她继续说:“供热公司的供热温度是18摄氏度,我自己供热温度达到了22摄氏度,那么我家的热也传到了邻居家,是不是我也应该向什么人收取热损费呢?”

  收热损费到底

    能不能保证供热质量?

    赞成方陈述人张芳(大连金桥伟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人事部部长)认为:收取合理的热损费,可以维持供热企业的运营成本,使停供户带来的能源消耗,通过补给供暖企业,以更好地保障用热户的利益。如果企业长期因停供户增加,导致成本增高,势必会转行或想其他办法来偷工减料,比如不烧煤或少烧煤等,结果只会恶性循环。

    反对方陈述人王子正(东北财经大学法学院教学部主任)认为:收热损费不利于改善供热单位的服务质量。目前住户申请停供的原因主要是供热不达标,有的宁可挨冻也不愿花冤枉钱,有的则无奈另寻其他取暖途径如购买安装燃气炉。如果强行收取所谓“热能损耗补偿费”,可能放纵供热单位为追求利润而故意供热不达标的不诚信行为(反正不用热也得交钱),尤其会使供热单位失去改善服务质量的动力和压力。

    热能损耗产生的成本到底该由谁承担?

    赞成方陈述人韩涛(大连热电集团有限公司供热总公司副总经理)认为,供暖行业现行的管理制度,是多元化参与,企业自负盈亏,不享受政府补贴,所以所有供热成本都由用热户承担。这些年来,供暖从公众福利变成一个生活消费品,集体承担变为个人缴费,从不允许报停到允许报停,房地产市场近些年迅猛发展,房屋成了投资首选,空置房从无到有,到现在大量存在并逐年上升,这是供热市场环境的巨大变化,由此产生的新问题应该及时通过立法来解决。

    反对方陈述人刘家延(大连市公安局政治部退休干部)认为:我国民法关于“一般侵权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明确指出,行为的违法性,是构成侵权民事责任的要件之一,如果行为不违法,即使造成实际损害,行为人也不承担民事责任。“停供”行为就是人们明确表示不买管道热(而且还签了协议),这是正当行使权利行为,不是违法行为。虽然导致了“热能损耗”这一损害,但依法不承担赔偿这一民事责任。依据民法,这一损害只能由供热人或者取热人自己负责。

  一些群众的特殊情况到底该不该特殊考虑?

    赞成方陈述人张芳(大连金桥伟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人事部部长)提出,在我们小区,有个人买了7套房子,一到供暖期,他这六套房子全部办理停供,炒房者是以谋利为目的,他办理了停供,却同时吸纳着左邻右舍的热量,侵害邻居的利益,我觉得对办理停供的炒房者收取热能损耗补偿费是必要的。

    反对方陈述人刘家延(大连市公安局政治部退休干部)提出,不少人是实在忍受不了那些质量和服务都不好的供热商的折腾,才被逼“停供”的。有些情况“停供”不一定发生热能损耗。比如有的“停供”户周围还是“停供”户,吸不到用热户的热,就是吸,也是吸了旁边“停供”户自行取暖的热。还有不少“停供”户也自行取暖,“停供”自行取暖的室温与取暖邻居的室温达到相同时,两户就不会由墙壁发生热传递,谁也不吸谁的热。自行取暖的室温还高于取暖邻居的室温。另外,还有那些因为生活困难“停供”的人,只想通过挨冻去攒点急用钱,可是没想到挨了冻还要交热损费,这对他们是雪上加霜。记者 王春燕

    特写

    辩论“你来我往”,针锋相对不含糊

    针锋相对,昨天9时至11时在市人大主任会议室里这种气氛一直弥漫。由于热损费关系众多市民、供热企业切身利益,因此成了听证会上的核心焦点。在昨天听证会的第二阶段,赞成方陈述人、反对方陈述人针对热损费等供热话题表达欲望依旧强烈。辩论过程中,大家“你有来言我有去语”,针锋相对、毫不含糊。

    据观察,在辩论阶段,共14名的赞成方、反对方陈述人有13人参与其中,表达时虽然有人言辞激烈但没有丧失理性。

    按预设规则,每位陈述人只有1次、3分钟的辩论发言时间,但多位陈述人听到计时器倒数“滴滴”声后显得意犹未尽,但迫于规则只好将“话语权”转交下位陈述人。

 
用户名:
密  码:
个人  企业
 注册 
  友情链接 更多
    21050402000003     百度
版权所有:本溪供热网 2010-2012 COPYRIGHT www.bxgrfw.com 本网站由本溪市一鸣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15724401616 备案号:辽ICP备10206664号

辽公网安备 21050402000003号